DhammaTalks.net
 

布施先行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Generosity Firs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几年前阿姜苏瓦特在内观禅定协会指导密集禅修我为他翻译两三天过后他转过来对我说:我注意到这些人坐禅时及其生硬放眼望过去满屋人坐着无比严肃板着脸双目紧闭好似前额写着不涅盘勿宁死

他把这些人的生硬感归结为多数西方人来到佛教禅修班时对佛陀的其它教导无任何先行准备他们没有按照佛陀的布施教导行过布施。他们没有按照佛陀的戒德教导守过戒来到禅修班之前并未在日常生活中检验过佛陀教导[的果报]于是他们面对坐禅的困难无必要的自信觉得只能完全仰赖意志

假若你观察此地禅定戒德布施的教法相对于亚洲的教法次序完全相反在这里人们报名参加一次禅修班学一点禅定只有人到禅修中心后才得知自己必须在禅修期间遵守若干戒律禅修结束时他们才得知在回家之前应该布施这个次序完全颠倒了

在泰国孩子们除了学会合什礼敬的姿势之外对佛教的初次接触即为布施你看见父母们手把手教他们在一位比丘托钵经过时把孩子抱起来帮着把一勺米饭放进比丘的僧钵内慢慢地孩子们开始独自布施这个过程的生硬度越来越小过了一阵他们开始从布施中获得喜乐

这种喜乐初看起来也许违背常理对孩童来说藉把东西送人得到快乐的概念并非自发而生不过随着修习会发现它真是如此毕竟布施时你把自己置于富者的地位; 布施之礼是你富足有余的凭证同时它赋予你以人的价值感: 你能够帮助他人布施的动作也造就了心灵的开放感因为我们生活的世界由自己的行为[业力]造作而生布施之业造作起一个开扩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舍离是运作的原则在这个世界中人们有富足有余可以分享如此在内心引生出一股良好的感受

接下来孩子们接触到持戒: 即戒德的修持再一次从孩童的视点看不做某些想做之事比如想拿走某物想说谎掩饰尴尬或者保护自己不受批评与惩罚竟能得到快乐仍然是违背常理的不过日久之后的确发现是的从行为遵守原则从无须掩盖谎言从避免不善巧行为从对不良行为的不屑造作之感中的确能升起一种喜乐感与安宁感

于是从布施与持戒走到禅定时你对世界上存在某种违背常理的快乐形式已有了经验当你已接触佛陀的教导并遵教修持时你已体会了来自布施的深度快乐来自约束自己在任何情形下远离不善巧行为的深度快乐等到来修习禅定时你已经培养了某种自信到目前为止佛陀是正确的因此你对他的禅定教导也愿意一试

正是有这股信心使你得以克服禅定之初的杂念痛感等诸多困难同时来自布施的开放感给了你修定的正确心态修观的正确心态因为当你坐下来念住呼吸时带着何样的心? 是你透过布施与持戒之业一直在造作的那个心一颗开放之心它非是自感匮乏者的狭隘之心而是有余物分享者的扩展之心这颗心对以往的行为无遗憾也不否认简言之有此心者已意识到真正的幸福并不视自己与他人的福利为对立二分

幸福的达成必须或者只为一己之私行事或者为他人而牺牲自己这套概念与二分法是十分西方化的它与佛陀的教导背道而驰根据佛陀的教导真正的幸福在本质上是可以相互传播的藉着为你自己的真正福利而出力你也是在他人的福利出力藉着为他人的福利出力你也是在为自己的福利出力布施他人的行为使你有善报在坚守戒律坚守原则保护他人不受你不善巧行为伤害的过程中你也从中获益你获得念住获得人的价值感与自尊感你也保护了自己

因此你来禅修时已准备好以同样的原理修习止与观你意识到禅定并非是自私之事你坐在这里试着了解你的贪试着控制它们这意味着你并非是唯一的获益者他人也将获益他们正在获益随着你越来越有念住越来越有警觉越来越善巧地祛除内心的五盖其他人也越来越少地受你那些五盖的伤害你的行为中流出的贪痴越少周围的人受苦越少你的禅定是对他们的布施

舍离 [大方]这个素养巴利文称caga是不少佛法系列教导中提到的要点其一是趋向幸福重生的有关修持这不仅适用于死后的重生而且也适用于生存状态指你每时每刻为自己造作每时每刻进住的心态你藉由自己的行动[],造作起自己生活在其中的世界藉着布施不仅以财物而且以时间精力原宥公平公正待人的愿心你造作出一个自己生活在其中的良好世界假若你的习惯更倾向于吝啬它们会造作一个十分局限的世界在其中常嫌不足你总觉得缺这少那总怕某件东西会从你手中溜走或给夺走因此当你不愿布施时就有一个狭隘畏惧的世界而非是你藉着布施之业造作起来的自信宽广的世界

舍离也是圣财之一因为财富除了一股充足有余感之外还有什么? 不少物质上贫乏的人心态上却十分富有不少物质上大富之人,[内心]却十分贫乏永感匮乏者是那些总需要更多的安全感总需要存积更多财物的人是那些怕财物给抢去而在房屋四周造起围墙或者住进门控社区里的人那种生活十分贫乏十分局限不过随着你修习布施你意识到自己可以少欲而活布施他人自有一种快乐那就是一股富有之感你富足有余

同时你也在消解屏障金钱的交易制造屏障某人交给你某件物事你必须把金钱交付给他当下就出现一个屏障你不付钱那件东西不会越过屏障来到你这边不过假若某件东西免费给予它就破解了屏障你成为赠者大家族的一员在泰国比丘们对他们的护持居士的称呼与对自家亲戚的称呼是一样的布施护持造就起一种亲戚感我曾经就住的寺院这指既包括比丘也包括居士护持者们好似一个大家庭泰国的不少寺院也是如此在其中有一股亲戚感不存在屏障

我们听过不少相互连通性(interconnectedness)的言谈很多情形之下是作为对十二因缘的演绎实际上如此运用这个教说并不合适缘起法教导的是从无明到苦从渴求到苦的相关性那是心智内部活动的相关性是我们需要切断的相关性因为它使苦连续不断周而复始不过还有另一种相关性一种来自于我们的行为的有动机的相关性这就是业的相关性我们西方人对业力教导常感困难也许这是我们何以要一种无业力的相关性之故于是我们在佛陀的其它教导中为相关性寻找某种逻辑或依据然而相关感的真正依据来自于业力当你与另一个人交流时就建立了某种相关性

相关性据其动机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负面的随着布施你造作起一种正面的相关性一种有益的相关性一种你为之乐见的消除屏障的相关性一种善德在其中可以往返流动的相关性假若是不善巧之业那么你也在造作相关性你在造作一个迟早后悔的裂口法句经中有一句话没有伤口的手可以不受伤害地拿起毒药换句话说你若不造恶业该恶业之果不会临至你不过假若你手上有伤口接着拿起毒药它会沿着伤口渗入害死你不善巧之业正是那个伤口它为有毒物品的进入开启了入口

反之亦然假若与善巧行为有关那么就建立了良好的相关性这类正面的相关性以布施为开端随着戒德而成长正如佛陀说当你在任何情形下严守戒律决不破例时它是在对一切有情布施安全感你把无限的安全赠予每个有情因此也得以分享那种无限的安全随着禅定的布施你护卫他人不受你的贪痴之害你也受到护卫

因此布施的功能如下: 它使你的心更宽广; 与周围的构造起良好的关系; 它消解阻碍幸福传播的屏障

当你以这种心念修习禅定时你对禅定的态度会有彻底的改变如此众多的人带着这个问题来禅定:我这次花时间习禅能得到些什么?。特别在现代世界里,时间是我们极其匮乏的因此从禅定中得到得到得到的问题总在背景中出现我们被告诫应该消除得到的念头然而若非你早已修练内心养成[施予的]习惯它是难以消除的不过假若你带着布施的体验来禅定问题就变成了我拿什么给予禅定? 你给予你的全副专注给予你的精进你乐于精进因为你已经从经验中了解到对佛法修持投入良好的努力将会有良好的果报因此我从这次禅修中得到什么?的内在匮乏感就被消除了你带着财富来禅定:我拿什么给予这个修持?

当然你会发现假若以布施作为开端结果会得到更多心更能够接受挑战我多给些时间修习如何? 比过去入夜更迟如何? 早晨起更早如何? 对当下修行给予更持恒的专注如何? 忍痛坐禅更久一点如何? 禅定于是成了一个施予的过程你当然仍有果报当你对自己的精力与时间的付出不那么不情愿时对禅定的过程便加以越来越少的限制如此果报也会越来越少有不情愿感越来越多的无局限感因此我们培养布施的圣财带入禅定是十分重要的

经文中提到当你对禅修气馁当禅修枯燥时你应回想过去曾作的布施这给你一种自尊感与鼓励感当然假若从未布施回想起来何其有之? 这就是为什么你在有意识地修习布施之后再修习禅定是十分重要的

我们时常问:如何把禅修带回世界?但是把世间的良好素质带入你的禅定之中也同样重要那些日常生活中的良好素质那些你不断长养起来的素质假如你的布施之业只有那么一次还发生在很久以前那么回想一阵就显得枯燥了你需要新鲜的布施来鼓励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佛陀在谈到功德的类型时他说:不要怕功德因为功德是喜乐的另一个词汇三种主要功德中布施第一它是舍离的体现持戒的施予建立在简单的布施行为基础上而禅定的施予则建立在两者之上

当然禅定的一大部分是放下: 放下杂念放下非善巧的想法假若你已习惯于放下物质上的东西那么尝试放下不善巧的心理习惯就容易多了; 这是你那些长久以来紧抓不放以之为必须但真的审视起来发现并不需要的东西。你看见它们实际上是致苦的不必要负担当你看见苦看见它的无谓时就能够把它放下以这种方式布施的力量把你一路推向禅修你意识到布施并未使你因此少了什么它更类似于一项交换: 你放下物质财物得到心的大方素质; 你放下杂染得到自由

 

(根据2003年3月某日开示录音整理本文为坦尼沙罗尊者开示集禅定》中首篇)

 

 

Source : http://www.theravadacn.org/

 

Home | Links | Contact

Copy Right Issues DhammaTalks.net